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Ayawawa 杨冰阳

 
 
 

日志

 
 

小说:我是一只鱼(下)  

2005-07-26 00:45: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八 故人

  曾经用尽所有心力期盼重逢的到来,是那么急切地,热切地,夜夜托梦给小童,让他念着我,等着我。那时的我,是何等痴情执著,如同小童面对老爷的坚定不移。

  小童,小童,你可有记得起,你是否已经忘记?

  是不是无论何等炽热的感情,处得太久,必定相看两厌,双双无语?我尾巴静静一摆,心绪纷繁芜杂。

  接下来的几天,我和小童都刻意避免提起二少爷的话题,甚至尽可能地避免单独相处,免得谁谁一个不小心,触痛了对方敏感的神经。

  吃过午膳,我单独出了门。算起来,这是我第一次单独出门,我有些不安心。

  果不其然。

  站住! ―― 我才出房门几步,一声娇喝从我身后传来,如此熟悉的声音。

  你倒真是和大少爷寸步不离,从成人形那天开始,我一直在等你单独出现!

  有何贵干?我定神看住来人。噢,是她,老爷的贴身青衣丫鬟,曾经哄骗小童,说我吃了不干净的东西,肚皮鼓鼓地死去。又以石击我,咬牙切齿。

  何苦,何苦?情字易写难工,你何必如此为难我?

  倒是挺亲密的嘛。大概是被我脸上桀骜的神气所摄,她似乎有些心虚。仍然掩不了一脸醋意。

  对啊,我心下好笑,二公子叶趋文要回来了么?随口岔开话题。

  是 …… 是的 …… 听见这个名字,她突然似乎一下子声音发颤,手脚慌乱,刚才意图兴师问罪的神气不知道飘到哪儿去了。

  就这两天?我有些奇怪,还是惯性地问道。

  是 …… 是的 …… 她声音里含着巨大的恐慌。

  莫名其妙,我甩甩头,准备移步走开。

  你要到哪儿去?她象是猛然醒过来般,一个箭步窜上来拦住我。我有话对你说。

  你以什么身份来对我?我冷冷地转身。即使不是我,也轮不到你。

  金鲤!她的表情先是诧异,然后慢慢变得痛苦而扭曲。

  你以为我暗恋的是大少爷?一双眸子死死地盯住我,似乎要把我整个吞下。

  不是吗?我有些讶异。

  呵呵呵,你可知道我是谁?她哀怨的神情一闪而过,表情越发可怖。

  不,不,不要!我不记得,我不要记得!我后退一步,冷汗直冒。看着她的脸,一种可怕的感觉突然冒了上来,似乎有什么我所不欲想起的事情正在向我逼近。

  心悸,腹内绞痛,各种莫可名状的症状一齐涌上来 ―― 我眼前突然一阵漆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然而梦里,一直有黑影在身后追逐,避无可避,渐渐逼近:金鲤,金鲤,你是否记得起,是否已忘记?

  九 未来

  我尖叫一声坐起身来,背上冷汗涟涟,不停地大口喘气。

  突然发现自己在一个非常陌生的房间。透过窗户望出去,是熟悉的泛波池不假,可从位置看来,这屋子我

  从来没看见过。我突然警惕起来,这是哪里?

  正想着,门吱呀一声被推开了。

  惊慌中的我看见小童,心里像是有了着落,使出浑身力气扑向他。他将我抱个正着:没必要担心了,她不敢再对你怎么样了。

  不是小童的声音,更为清澈,然内敛,字字入我心来。我下意识一愣,讶异地打量着他。

  噢,二公子。这么年轻温和的一张面容,如同前世与小童初见,他含笑将我放回水中。

  这是二公子的房间。长年在奔波,故而房门紧锁,即令小童带我到处走动,我亦从未来过。

  是刚刚归家?还是如何,这么巧,救起我来。

  无论如何男女授受不亲,我低头抽回手。

  刚才,小翠塞了个东西在你口袋里。二公子开口。我远远看着她好像要对你如何如何,但走近了,却发现她只是塞了个东西在你衣兜里。看见我走近,她很害怕地躲开了。

  听到这个名字,我又不自觉地发起抖来。

  他轻轻拍我,我不设防地倒入他怀里,好暖,我知不该,但不舍得离开。

  太像一个人,像谁呢?小童的怀抱没这么温暖。我心底划过一丝莫名的不安。

  看看吧,他的声音似乎有催眠的魔力。她放在你衣兜里的是什么 ?

  我木木地将东西拿出来,是一个暗黑色小瓶,木制塞子,瓶身镶嵌着一丝诡异的银色。上面有些看不懂的纹路,却觉得眼熟。

  身边二公子的声音低沉熟悉 : 暂时别打开,小翠似乎要对你不利。

  不知道为什么我那么相信他的话。我抬头看他。

  太像了 ! 他与小童长相真是惊人相似。所有的表情,神态,动作。若非与小童共度数年,我真真分辨不出。

  我小心翼翼将瓶子又放回衣兜去。潜意识似乎隐约知道这个瓶子和我的未来相关。

  突然警觉还在他怀中,我脸一红,身子挣脱出来。飞也似地起身,连头发都来不及理。逃出了房间。

  小童在悠然地看书,似乎什么都没发生过,而且知道我会自己回来一样自若。

  我刚才的慌乱全部被怒气冲走,快步走进里间,对着铜镜理起云鬓。小童轻咳一声,跟了进来。

  锦儿。你去了哪里?为何不告我半声。

  我不答。

  锦儿?你可是在生我的气?小童追问。

  我仍不答。内心升腾起阵阵难以遏抑的怒气,不知道怎么了,我自己最近完全无法控制情绪。

  他使劲扳过我的身子,扳过我的头。我努力挣扎,一个不小心,小瓶掉了出来,滑得老远。

  我站起身想去捡,不留神脚底一滑,跌坐在地,肚子突然又痛起来。我蜷着身子,再次冷汗直冒,双眼发黑。

  小童小童,我的挚爱,你为何只顾去捡那个瓶子?对我置若罔闻。

  我昏迷前最后一个意识,是看到小童在瓶口一嗅,之后扑通倒地不起。

  我无法去扶他,空气中散发着一种淡淡的怪异的味道,我似乎可以看见淡青色的烟雾从那个诡异的小瓶中升腾出来。我意识开始慢慢模糊。

十,有喜
 
当我再次醒来的时候,满满坐了一屋子的人。个个一脸喜气。

还未及开口,便被张妈一口冰糖莲子塞住了嘴。
 
恭喜夫人。还未及我开口,旁边传来陈大夫的声音 .
 
我低头看向自己的小腹,依旧平坦如昔。我有些茫然地抬起头来。目光扫过人群,小童没有出现。  

似乎是明了我的心事,张妈笑盈盈地说:公子大概过于高兴了,刚才进来时看见他昏倒在一旁,就把他扶到东屋静养了,估计现在还没醒来呢。
 
我的凌乱的记忆逐渐清晰起来,慢慢成型。
 
小瓶,烟雾,昏厥。种种不好的念头在我心中闪过。我挣扎着爬起床,奋力拨开张妈,顾不得众人惊异的眼光,跌跌撞撞地向小童睡的大屋跑去。
 
或许他会……死去……  

一路上我提着裙摆狂奔,心里的恐惧一步胜似一步。
 
我匆匆地奔过观莲阁,奔过泛波池。四年前,我和小童曾在这里相见。之后的日子,我曾无数次惊叹于池景的美丽。但今天,我的惶恐使我无暇他顾。
 
我跳跃过数个莲台,却有一个不小心,撞入熟悉的怀抱之中。
 
吓死我了,吓死我了。我连连锤着小童胸膛,大发娇嗔。
 
小童缓慢地拉住我的手。
 
怔住,抬头。
 
噢,二公子……我满面羞红,语无伦次。
 
这么惊慌,是要到他那儿去吗?二公子温和地问。
 
是的……哎……不是的……不是,真不是。
 
我说谎了。  

羞愧浮上心头。我从二公子怀中抽出手,对不起,我要去他那里,让一下。
 
我不会让你走的,二公子脸上的温和全部收敛起来,取而代之的是一幅我从来没见过的严肃神色。他霸住一个莲台,挡住我的去路。
 
请你让开。我听不见自己气若游丝的声音。
 
嗯?
 
求你让开,我带着哭腔。
 
二公子沉默了一小会,说:我可以让你离开,但是,没有下次,你记得,没有下次。
 
他微微一侧身。我飞也似地跑掉了。
 
跨进东屋,小童还没有醒来,均匀的鼻息,似乎是在做一个漫长的梦。
 
我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他长长的睫毛,眉宇开阔,看起来煞是俊朗。难怪那么多女子对他们兄弟二人虎视眈眈。
 
我轻轻抚摸他的面颊。他梦呓一声,伸手抓住我的手臂。
 
一千多个日夜,我和小童已经习惯彼此的存在方式,我很顺从地让他抓着,就势在床边坐了下来。
 
他突然发力,一颗眼泪从闭着的眼缝里滑落:锦儿,不要离开我。
 
我只当又是梦呓,轻轻拍了拍他。
 
他双眼依然紧闭,锦儿,不要离开我。语调异常清晰。
 
不会的,我不会的。我很认真地答应着。他慢慢睁开眼来。
 
锦儿,你可知,我愿与你生生世世?从见到你第一眼起,我就爱上了你。如果前生我们注定无缘,那么我要你的今生,以及来世。
 
我知。
 
锦儿,我的记忆被打开了封印,我想把一切都告诉你。
 
嗯?
 
二公子,是你的小童。  

啊?  

我是一直深爱你的凤麟。

十一   诉说 

接下来的时间,仿佛在听别人的故事。  

小童紧紧地抱住我,一双纯黑色眸子始终深邃哀伤:  

在那么多年残酷无伦的斗争后,我终于修成了水族中最令人不敢侵犯的族类,然而我内心始终孤凄寂寞,一如最阴冷的冰泉之水。  

然而上天让我认识了你,那个美丽的你,那个为了爱人奔走求情的你,那个愿意为爱牺牲自己的你。我想我如果能够去爱一个人,那必定是你无疑。  

我知道我的自私,我知道你对他的爱,更知道你的修行多么不易。但我爱你,和你在一起需要使用手段也罢,需要放弃修行也罢,赴汤蹈火,在所不惜。  

我埋葬了我前世的记忆,我只想做一个凡人,和你真心地相爱,不要带着那么多的算计。  

而水草精既然还给了我记忆,我既然知道了,就不能隐瞒你。

锦儿,求你原谅我前世一点小小的手段,我是真心,真心想和你在一起。 

不知何时,二公子已经站在门口:锦儿,我爱你。  

你怎么能忘记我们前世日日嬉戏,两情相悦?  

奈何桥上,我拒绝了孟婆的好意,我宁愿带着窒息而死的痛苦记忆,也要记得你。

尽管岁月的河流悠远漫长,我依然清晰记得你的容颜。

今生一直没见过你,但我知道我们一定会相遇,所以……才会拒绝皇上的美意。 

江山于我何用之有?我只要你。  

我也爱你,小翠不知何时,也来到门前。  

我一直爱你,比他们任何一个人都早。可是,前世我没有办法诉说,今世我依然没有办法诉说。 

我使尽各种手段,我以为我成功了,可是……  

……………………  

我意识似乎被抽离,只听到他们的声音回荡在东屋……。


十二 渊缘  

唏嘘不已良久,终于理出头绪。  

水草精早就爱上了时时来岸边游玩的金鲤,但看见金鲤与小童两情相悦,渐渐心生龃龉,一日幻化成金鲤,设计将小童骗入水中淹死。  

金鲤为小童去向凤麟求助,不惜以自己辛苦的修行作为代价,结果素来厌恶水族的薄情,生活在孤傲世界的凤麟爱上了那尾愿意为爱人奔波的痴情金鲤。  

金鲤心有所属的事实和水族的高贵身份使孤傲的凤麟无法放下身段和金鲤在一起,所以他只好要了金鲤的修行,为的是种下来世因缘。  

凤麟自己的修行共计千年,可以投胎为人,之所以要了金鲤六十年,皆因掐指算得要投胎在小童之前。  

他封掉了自己所有记忆,所有的算计,只想好好和金鲤相爱,所以在投胎前,他把封印瓶刻上自己的花纹,埋在了石堆里,不想瓶子落入了水草精手中。

小童受了凤麟的恩惠,得赎全尸,所以今世偿还凤鳞的,是他和金鲤的一段情缘。

水草精变换为人身入了叶府等待金鲤。但因其欠了小童一命,阴气太重,所以不幸只化成了女儿身。  

所以水草精如此不甘,意欲玉石俱焚,让凤麟无脸面对金鲤。

欲知前世因,今生受者是;欲知来世果,今生做者是。

因果循环,如此精准,令人惊心。

十三 残局


我无法面对,如此诚挚的三双眸子,即令是有人处心积虑,有人机关算尽,有人步步为营,却都是直奔了爱字,历尽千辛万苦而来。  

时间仿佛凝固,千年万年,在我身边屏息静气。  

我不知该如何结局,世事总是有个美妙的开头,待你稍许舒心,便露出狰狞面孔,步步逼近。

没有人错,可为什么会变成这么丑陋的结局?

我爱的,爱我的,谁是谁的谁,谁爱了谁,谁又负了谁?

一行清泪从脸侧滑落。

身后突然传来一阵风声。说时迟,那时快,小童从床上一跃而起,整个人扑向二少爷,我来不及阻止,眼睁睁看着长剑向二少爷的胸膛而去。

而绿色的身影闪过,我看见小翠轻盈的身影被长剑洞穿既而倒下,血如同涌泉一般从胸口汩汩而出。

一切都发生在数秒之间,我根本来不及思考,大脑一片空白,眼里只看见小翠挣扎着从地上半坐起来,笑得格外苍凉。

我扶起小翠,她笑得格外苍凉:

小鱼,我爱你……

每天你从我身边游过,看见你向往人世的眸子那么真挚纯净,我无法遏止我的感觉……

可是你从来没有注意到我……

是啊,我算什么呢,小小的水草精,在水族,根本没有一席之地……

你或许,从以前,现在,到将来,都不会在意我吧?

可是你记得,你一定要记得,我爱你……

看见你们嬉戏,我现在的痛还未及当时万一……

我前世欠他一命……命……今生注定要还。

他,是你爱的人吧……我把他还……还给你……

小翠声音逐渐轻了下去,血从口边涌出,眼睛渐渐闭上了。

而抬起头,二少爷的剑已穿透小童的胸膛。小童踉跄两步,半跪在地,我发疯一样扑过去扶起他:小童!小童!!!

小鱼,我爱你,我是那么,那么地爱你……

我知道我无法和武状元比……但为了你我愿意一博……

为了爱我宁愿卑鄙……

你要记得……我爱你……

对不起……

一心想和你好好相守……

可是……我没有这个福气……

小童的眼,也慢慢合上了……

……我的泪汹涌而出……腹内又开始猛烈绞痛……

在我再次昏迷过去之前,我似乎感到有什么东西正在抽离我的身体……

十四   十年后

我终究选择陪在二少爷的身边。

二少爷,我还是习惯认为他是二少爷,从我那日苏醒后,他和我一直在一起。

时日是那么的漫长,让我几乎都怀疑起我和小童那段过往,包括那个未成型的孩子——那些凶险又甜蜜的记忆,是真的发生过么?

我不记得了,真不记得了。

活着总是需要忘记,你,我,他,谁能游离于世外?

选择遗忘,总比日日沉浸痛苦来得好,我喜欢现在祥和的生活,不用让心一直发疼。

我无法再对二少爷有感情,我只是安静地不发一言,任他语气温柔有加,日日捧我在手心。

噢,错错错,不是你们想的那样。

二少爷——又或叶趋文——再或法号释然——

早已闭起眼,不听,不问,他只用小棍轻轻敲我,柔声道:

嗡嘛呢貝咪吽……嗡嘛呢貝咪吽……嗡嘛呢貝咪吽……

我是,一只木鱼。

(The END)

 copyright by ayawawa 2005.7.26

----------------华丽地分割线------------------

后记:这是我第一次写上万字的小说,故事在心里早就扎根很久了,本想一气呵成,可写到第九章的时候突然觉得自己实在不想面对这么一个悲惨的结局,所以停止了,好多人在问,我只好当缩头乌龟——过了大半年,冷静多了……还是决定写出来和大家共享……

就我个人而言,两位少爷相比,我更喜欢大少爷,一个很优秀却常常不在你身边的人和一个很普通但常在你身边陪着你的人相比,女孩子一般会选择后者,可能因为太需要安全感吧?不知道各位mm是不是这样?

小翠这样的人物,在现实中,每个女孩子身边都会有很多,他们不敢接近你,但默默地爱着你,其实,又何尝不是一种幸运。尽管他的手段非常不入流,我想大多数人也不会反感他。

所有人里面,我最最喜欢的是小鱼,可能是因为或多或少会从小鱼身上会折射一些自己的性格吧,她很努力,很上进,有那么多人爱着她,也终究能发现自己爱的人,从大概念来说,她其实很幸运的。不知道自己会不会有那么幸运。

不知道大家会更喜欢哪一个人物,其实每一个都是很好很好的人,只是,没有在正确的时间遇到正确的他/她,只能徒增一声叹息。

最后,我想说的是,爱没有罪。谢谢关注这篇文章的朋友们,谢谢你们。

  评论这张
 
阅读(8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