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Ayawawa 杨冰阳

 
 
 

日志

 
 

美女遭遇的“潜规则”  

2008-03-25 19:12: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只要没有通告,我一般都不化妆,不打扮,尽量都穿得灰扑扑的,不穿高跟鞋。有通告的时候,我会戴墨镜或者戴个很丑的纯框架眼镜,出门三步就打车走。
今天去马甸桥一个剧组下榻的宾馆见导演和制片,踩着高跟鞋坐上车发现忘了墨镜,心想没关系,反正都是直接到门口的,便没有回去拿。
司机说:到了。于是我直接下去,跑到前台问xxx号房间在哪里。前台很吃惊地说:我们这里没有xxx号。我心想坏了,难不成弄错了,一问,果然在另外一个地方。前台说:走过去大概几百米吧。于是我选择了步行。
不错,的确不是很远。我事后看了看我的手机上的计步器,今天一整天才步行了625米,算起来,那一段路大概有300米不到。
但是,我走在路上的时候,很胸闷。刚走了大概50米,两个民工状的人面对面走了过来,快到我身边的时候,一个民工不怀好意地笑着把另外一个往我这边猛力一推,着实吓了我一大跳。然后两个人推推攘攘地笑着走了。事情还没有结束,才走了不到二十步,后面跑上来一个老男人,还带着一个小女孩。看样子是女孩的父亲。他跑到我面前,回头看我一眼。我没在意,他往前跑几步,又鬼祟地回头看我。
为什么说他是看我呢,因为那个小女孩子实在太矮了,可能也就是4-5岁的样子,老男人倘若是看自己女儿的话,无论如何目光不会老在我脸上打转。而且还连看两次,这就让我觉得很不舒服了。我后来估计他之所以跑上来这么看我大概是因为那两民工走过去后在议论我的缘故。
呵呵,说到这里,其实一直有人问我一个问题:你们圈子里是不是很乱?我的回答是:不算乱,至少比我知道的任何其他一个圈子干净。其他行业,上司性骚扰下属者众,办公室老帮瓜欺负新人小妹者众,连售票员都还要陪司机睡。相比之下,时刻处在强光灯下的演艺圈,实在是一个相对干净的地方。
而且,在这个行业,我算不上出众,所以,不会有人把目光时刻聚焦在我身上,求欢不成,自然会转移到其他年轻好骗的美女身上。反观要是我进了任何一个美女稀少的公司,恐怕就只能落得风必摧之的下场。
进到宾馆,见了导演和制片,还有其他七七八八的演员和工作人员,坐满一室,大家都很客气礼貌,潜规则?呵呵,我不是没有遭遇过,但是人家顶多也只是暗示,暗示不成,大不了这部戏你不能上。不会再有进一步的举动。今天遇到的人都挺年轻,一看就不是坏人,我留了份资料,寒暄了几句就回家了。
出门过马路打车,大概30米的路,又有一个男人盯着我往我这边靠,我走了还在背后吹口哨。我很无奈地低着头,任由北京春天的大风把我的头发刮乱,遮着脸,满怀恨意地向前疾走。心想,倘若我会空手道,我会一个不放过地把这些傻逼们全部踢翻在地,然后踩个稀巴烂。
胸闷的还不止这些,回家我和另外一个女孩子在msn抱怨此事,对方完全不能理解我的苦衷,打着哈哈,我想倘若她再没有礼貌一点,她肯定会说:你真矫情。
后来我把签名改成了:“老子最讨厌在街上被男人追着看、打口哨,又不是妖怪你犯得着吗。”一会,有个做主持的小美女给我发了个振动,说:说:有回我从中关村那走,路边坐了一排民工,我靠,他们往我身上扔小石子,真变态。这社会就这样,美女总是受欺负,反倒是人越猥琐那种,活的越自由。你说他们身上又脏又臭也就得了,还恶心别人。靠,这是只有咱这种看着年轻柔弱的。。。
这一句她没有说下去,我也没有接话。后来她建议我把这个事情写到blog上,我说:美女总是很稀少的,写了这个事情,非但得不到大众的同情,还有人会觉得你占了便宜卖乖。
我没有告诉这位美女的是,有人给我发msn消息,说:哈,你在炫耀。我说:我今天走了三百米,遇到三次。对方马上改口说:你穿得太暴露了吧?我说,今天北京风很大,我穿了一件上面高领下及膝盖的长大衣,踏的及膝皮靴。我还要说的是,每个人都有美丽的权利,也不应该因为美丽或者性感而遭受欺凌和骚扰。而这种“被偷者实属活该,小偷就是有本事”的心态,恰恰是最让人不齿的。
这个世界上,存在很多的弱势群体,比如说,月薪三五千却一分也存不下来的白领,比如说,长得很漂亮文静的美女,比如说,被经纪公司层层盘剥的二三线艺人……举例说,作为一个美女,我没有办法去很多人的拥挤的地方,因为很容易遭受性骚扰;没有办法走偏僻的小路,想抄近道都不行,因为怕遭遇色狼,我没有办法很开心地在大街上昂首挺胸地走,因为只要走一小时,保证遇到搭讪;没有办法乘坐公共交通工具,理由同上……这只是我一个人的遭遇,我前面还有经纪人帮我挡一档,很多服务行业的女孩子或者公司新人,更惨。
你们知道为什么吗?这是因为除了上面说到的这些弱势群体以外,还存在一种人,叫猥琐男(还有猥琐女)。所以前者不光要承担社会的压力,在生活中还要承受来自后者的妒忌和“合法伤害”,在夹缝中,前者连呐喊的声音都没有办法发得出来。这就是这个社会里中等阶级所要面对的潜规则。
我一直说,倘若我再丑一点,所有人都会觉得,我比他们想象的要聪明得多得多;倘若我是一个男人,女人都会欣赏我,男人都不会妒忌我。我是吗?我不是,所以,我还是很委屈地做着一个美女,而且由于心里有着怨恨,怨恨着美貌已经给我带来的诸多不便,我会把自己打扮得再美一点,气死猥琐的人们。
 
补记:
(鉴于与当事人已充分沟通,并接受其道歉,特将补记删除)
  评论这张
 
阅读(18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