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Ayawawa 杨冰阳

 
 
 

日志

 
 

ayawawa的短篇小说《再见》  

2008-08-25 18:53: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再见》


佩琳快要挂电话的时候,装作不经意提了一句:你可知道嘉文在约会一名小职员?

我说:我知道。

她震惊:啊?原来你已知道,你没事吧?

我没事,我们已经分手三个月了。他约会其他人也没什么。

那……好吧。佩琳大约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只好又补充一句:那女孩子比起你来差得不是一点点。

真是不愧十年交情,难为她特意打越洋电话来,兜了这么大一个圈子提点我。我笑笑说:谢谢安慰。

哎,不是安慰,真不知道怎么说,你没事就好。佩琳没有料想到我的镇静,语无伦次起来,我同她又寒暄了几句,挂掉电话。

分手是我提出,但我并不是不痛苦难受的。

尤其是现在,我还尚且在失意之中,尚且没有摆脱旁观者的同情目光,他竟然这么快地投胎为人。

他并没有比我多痛苦一分。他不是应该比我还痛苦的吗?

现在大叫一声:嘉文回来。他大概已经不会回来。

须得我泪眼婆娑,说:嘉文,我不能没有你。

或许他会有得一点点动容。

真是奇怪,明明一开始是唾手可得的东西,现在却要费尽千辛万苦去找,找回来还未尝见得比原来的好。

什么时候我开始贬值成这个样子?时光真是女人最大的敌人。

即令和好,他会不会就此趾高气扬,遇到不快时就大声说:看看,当初是你求着我和好的,现在怎么又……啧啧啧。

没错,这么一分开三个月,我发现我对他不是不爱的,但问题是,至少目前还没有爱到愿意匍匐下去,双手把自尊心奉上。

但也未必,如果换回来的是当初那个殷勤和蔼,永远好声气的嘉文。或许我会考虑一次。

靠在沙发上,想得累了,朦胧中竟然看见他推门走进来,我竟然不听使唤地扑过去:你怎么来了,你来看我了吗?嘉文,你其实很爱我的对不对。

他轻轻把我推开:我累了。

我难以置信地倒退两步:她比我还好?

不比你好,我未必需要最好的,她对我温柔已足够。他应该还是有一点歉意,但这歉意并不足矣让他回到我的身边,仅仅足够让他在说这番话的时候低下头去。

我完全失却常态:最好的,哈哈,最好的有什么用,你们男人只是需要性价比好的,但是世界上总有更差的女人,更高的性价比!

他有点不耐烦地转过头去:秋君,请勿胡闹。

我胡闹?当初是谁苦苦追求,每日献殷勤,非要我接受他。我含恨指责。

那都是过去的事了,秋君,我来只是想看看你还好不好,你要再这么胡闹我就走了。他怒意上来。

原来你已经可以拿离开来威胁我,好,好,好。我连说三个好字。

当然,他失笑:你秦秋君又不是没了我活不下去,要是非我不可,何必一再伤我。到头来又说这种话。

你报复我。我难以置信地瞪大眼。

不瞒你说,便是报复那又如何?他哈哈大笑起来:我一早难以忍受你的刁蛮任性,三十年风水轮流转,现在终于轮到我给你颜色瞧瞧。

你卑鄙,你无耻!我完全失控地扑过去,他一个闪身,出门去了。

那种窒息感让我很快醒过来……

原来是个梦。

我不至于那么没出息,凶手也不至于敢来偷窥尸横遍野的案发现场。我潜意识里太高估他。他不过是一个小人物而已,没有我,他什么都不是。

是我太过于害怕这样的事情发生,所以借由梦境提醒自己:一定要咽下这口气,免得见到他控制不住情绪,被人牵着脖子走。

很快我目睹他们亲密用餐。

是嘉文带我来用餐的一个餐馆,他这个人只会认准一家吃。开始我极之不喜欢,久而久之我竟然习惯这里的口味,习惯在这里和嘉文一起吃饭。

离开了他之后,我依然习惯在这里用餐;他也一样,习惯带着女友来用餐。

而且恰巧在我背后一席。隔着一扇半高的屏风。嘉文背对我,女孩子在他对面。

我屏住呼吸听他们说话。

嘉文还是老样子,半点谈吐的内涵都没有。因了对方不是习惯相处的那一位,还带着一点点生涩。

他们应该不常约会。不然那位小姐不会说:嘻,这餐厅真有意思。

我怎么就没发现这家餐厅有什么意思,墙角都是粗糙的仿景泰蓝大花瓶,二手市场里一百块一对;桌布是俗气粉红缎,像是二婚头女人身上的旗袍。除了上菜快一点,实在乏善可陈。

换作是我,绝对不这么昧着良心恭维嘉文。可是他竟然被恭维得很开心。

接下来她不断轻声笑,皆因嘉文在讲那些火星冷笑话。比如说:一个人姓蔡,在路上走着走着,突然被人端走了。

我在一刹那间又庆幸起来。

和这样一个男伴出去,多么坍台,多么没有面子。

我转过头去,看到那女孩子的脸。

普通至极,不要说五官,连身材都没有捏好。属于女娲胡乱挥动柳条,飞溅的泥点变成的非我族类。等到任何一个百货公司门口,只怕一分钟能出来一打。

而嘉文竟然不要我,要她,因为她愿意恭维他,说一些原本不属于实情的话。

我只是实话实说:嘉文,这家餐厅没有品位。他一定是记恨的,只不过攒着,逮到一个机会,全部发作出来要我好看。

在我最后一次说分手的时候,他竟然没有像过去那样苦苦挽留,只是说:秋君,我很珍惜我们之间的感情,不要再耍小姐脾气了好吗?

我摔门而去。他竟然没有追出来。

我把手机关掉,到宾馆睡了一夜。趁他上班第二天请假把所有东西自他家里搬走,搬到闺密家去。

或许我潜意识里还有旧情,不然不会遗漏下内衣在他家里。

他完全可以威胁我说:不搬回来,我就把你的维多利亚的秘密全部丢到大街上。那么我一定会乖乖回去。

但是他只是叫了一个快递,打包给我。我收到的时候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所以虽然是我提的分手,但我认为他是很满意,很乐见其成的。甚至可以说:是他提的。

不然怎么会那么急于结束!?

尊重??呵呵,不要和我讲尊重这个词,不外乎是因为我离去的重要性比不过他的自尊心,所以他以不作为的形式选择前者。

当然,他不是没有打过电话给我,但是语气并不热烈,只说:秋君,虽然我们分手,但是我还是很想和你在一起的。如果你想好,请拨电话给我。我等你。

我不回,要是就这么回去了,以后他更不会珍惜。

要是光凭等就能等到这么好的鱼自投罗网,世人也不会把守株待兔当成一个笑话来看。

我和他在一起,多少人眼红他的艳福不浅,他自己也知道。为什么不愿意为自己的享受买单呢?为什么不愿意努力挽回呢?诚然我脾气不好,但是如果我愿意低眉顺眼,那又怎么会轮得到他?

闺密说:他不会愿意永远仰望你的,秋君,他也是人,他会累,脖子酸了,他会低下头去寻觅其他温柔乡。

我胸有成竹地说:他不会找到比我更好的。

闺密叹气,说:别怪我没提醒过你。

小半月过去,我正在迟疑他的按兵不动,竟然听说他在约会其他女孩子。

初次听到的时候,简直有如晴天霹雳。

他怎么可以换人?他不是明明爱我爱得要命,没了我活不下去吗?

怎么会!一定不是真的!他到哪里找得到比我更好的女孩子?

周围人看到我落魄模样,表面上安慰,心里大概都在偷笑。不要说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口头安慰谁不会,有人愿意帮我分担一星半点工作么。

他怎么可以约会其他女孩子,他为什么要约会其他女孩子!

我强忍住质问的冲动,在工作的闲暇反复劝告自己,不要因为寂寞就自贬身价。他会回头跪下求我。

但是我没有等到他回来。

今天更亲眼目睹他们用餐。

我觉着凄惶——口口声声说爱我的男人,竟然这么快又拜倒在这么一个平凡的女孩子裙下。

人家看到了,必然会心里暗笑,觉得我和那样的女孩子是同一个档次。或者我喜欢过的男人品味竟然这么低下。

当然,抛开长相和家世不谈,嘉文是个挺不错的男人,他很细心,又很周到,永远以我为先。虽然只开一辆普通的polo,但我的亲朋好友闺密同学张三李四啊猫啊狗他都管接管送。

这样的男人,其实也是挺受女生欢迎的。要不是他时时刻刻露出那种缩手缩脚的作风让我在人前有丢面子的感觉,他还是不错的一个男人。那种平凡女生找到他,大概像得了个宝。

要是不分手多好。

意识到自己升起这个念头的同时,我倒抽一口冷气。

这样的念头,是表示我和他地位已经开始对换了么?

往常不都是他求着我,生怕我走掉吗。难道我不是看不起他,呵斥他,随时可以走掉的那一个吗?

千万不要有人和你抬价就忽略了物品的实际价值,我一再警告自己,要冷静。嘉文约会她几次,自然会知道我的好。

那么庸俗的女孩子,他怎么喜欢得起来,过几天他就会觉得她俗不可耐。

至于餐厅,没有关系,这间餐厅本来就是嘉文带我来的,现在我们分手了,他当然可以带新的女朋友来,不必避讳我。

我换一家就是。

思君令人老,努力加餐饭。

接下来的一个星期我天天大吃大喝,胖了足足五斤。

大家觉得我气色越发好了,大概是脂肪把皮肤撑起来了的缘故。

以前嘉文就常常说:秋君,你太瘦了,要再胖一点就好了。我总是一张嘴回敬回去:胖了难看了没工作了你养我吗?

我说的是实情,我们这个职业,当然不光要卖时间,还要卖笑,卖身段,卖脸皮,才能维持一份高薪。胖一点点,人便觉得你不够精干麻利。

让我不愉快的是,每次到这个时候,嘉文总是笑逐颜开:养的养的。我总是越发不耐烦:你养得起吗?他一张脸的光芒便黯淡下去。

算起来,他也并非养不起我,只是不能锦衣玉食罢了,但若我肯稍稍将就一些,也不会到现在这个样子。

嘉文果然电话我。

我接到电话,听到他的声音,内心小得意起来。

但是他竟然说:秋君,你妈妈打电话给我,问我怎么最近不去你们家了,我不知道怎么回复她,只好含糊说很忙。

我气急,母亲大人竟然在这种关键时候给女儿掉链子。早知道不该答应嘉文去见她的,我自己就从来不见嘉文的家人。

我只好说:我没来得及告诉她。

大概轮到他得意了,不过他做得非常不露声色,说:我想也是,不要太刺激老人家,慢慢告诉她吧。

挂掉电话,我失魂落魄地跌坐在沙发上。

别的不说,嘉文对我妈妈好得没话讲,态度永远温文尔雅,几近上门女婿。

妈妈常常教育我要惜福,我总不以为然:妈妈,嘉文这样的男人,要多少有多少。

妈妈恨铁不成钢:我就觉得嘉文好,别的男人不可靠。

我彼时撇撇嘴,不以为然。

现在报应来了,秦秋君,程嘉文真的不要你了。

我胡乱抹了把脸,进屋把头埋在枕头里。眼泪把枕头渍湿:唉,原来我也有为男人哭的一天。

第二天依然要上班,我抿着嘴,不苟言笑。不就是失恋么,有什么了不起,前台小叶一个月要失个三回。千万不能让人再看笑话。

下班去败家收复心情,拎着最新款的护肤品和一大堆东西,感伤着走出太平洋百货,原本看好过这里周大福的一颗50分的碎钻,我嫌小,便搁置下来。

想到这里,我有点不舍地回头留恋了一眼柜台。

这一眼让我血液几乎凝固。

我看见嘉文和一个女孩子在钻石柜台前看戒指,而且她——竟然不是一起吃饭那一个。

女孩子有点撒娇地对着嘉文笑,嘉文爱抚地摸了一下她的头,女孩子又换戴一枚戒指让嘉文看……

我几乎是踉踉跄跄地走出商店。

客观说来,这个女孩子比上一个要好看得多了。和嘉文一样厚嘴唇,但是其余五官很好看,甚至——比我也不差。

原来那个女孩子去哪里了?他们是什么时候认识的?怎么会发展得这么快?

我不知不觉走到平时和嘉文常去的地方。关掉手机,一个人坐在长椅上发呆。

眼前嘉文的好一幕幕浮上来。

他有什么不好呢,他并没有什么不好,他憨厚、善良、任劳任怨,最重要的是,对我绝无二心。

其实公司女同事不是不羡慕我的,她们都说:嘉文多么好的一个男人啊,那么宠你。可惜我太娇纵,每次都觉得她们潜台词是在说:你应该找一个更好的,而不仅仅是宠你的男人。

是我自视甚高,是我人心不足,拿他的短处去和每一个我认识到异性比,非要把他的忍让当作软弱可欺,把爱当作理亏,把纵容当作他的自卑,蹬着鼻子上脸,肆意践踏嘉文的自尊心。

是我把他活活逼走的。我哭得似泪人。

嘉文嘉文,你对我很重要。为什么我一定要到来不及才会发现。如果我当初知道多一点珍惜,是不是不至于到今天的地步?

我哭了不知道多久,眼睛发胀难受,一揉,隐形眼镜被揉到手背上。这下完蛋了,连路人甲远远的朦胧身影都看着似是嘉文。

不对,就是嘉文。路人甲不会走过来那么高兴地说:秋君,太好了,你真在这里。

你怎么来了?脸上的泪水已经全数出卖我,我根本无法矜持。

原本我想等过段时间,你气消得差不多了再去找你。可是刚才在商店看见一个疑似你的背影,突然觉得等不及想见你。打你电话,你又不接,于是只好来这里碰碰运气。

那——她呢?我半信半疑地抬起泪眼。

她让我来追你。嘉文很老实地看着我。

我是问——她是谁?我有点艰难地吐出这几个字。

我妹妹,你不觉得我们长相一模一样。傻瓜,我床头摆的照片难道你从来不曾留意过,你真不关心我。他卖乖撒娇。

去,她好看得多。我破泣为笑。

嘉文嘿嘿笑,抓抓自己的耳朵,还是一副憨厚的任我打骂的表情。

那,你常常约会那个女孩子是谁?

你说谁啊?嘉文似乎想了半天,才想起来:那是我朋友的学生,要进我们行业,故此向我这个前辈讨教。我们总共见过两次。一次在星巴克,一次在我们常去的那个餐厅,都是她请客。

真的,他看我不相信模样,拍着胸口说:我要是有半句谎话,叫我断手断腿。我一直爱你,等着你回来,怎么会有贰心。

我锤着他胸口,哭着扑到他怀里。

----------------

最近几天有点事,没有时间更新blog,为了不辜负各位来这里的看客,就贴一篇短篇小说吧。五千字,要写一两天呢。同时谨以此文献给远在阿联酋的Tang。

转载请注明作者和出处,商业行为或者发行媒体请联系本人,同时欢迎时尚,两性杂志约稿y830107@163.com

接受免费情感心理倾诉咨询,来信择要公开答复y830107@163.com

接受主持/广告拍摄/平面拍摄,欢迎厂商联系周小姐13401020325(北京及全国),洪先生13817975035(上海)

 

  评论这张
 
阅读(12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