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Ayawawa 杨冰阳

 
 
 

日志

 
 

紧急“营救”德国门萨H1N1流感小美女…  

2009-11-08 21:46: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半夜快十二点,正准备睡觉,突然接到大陆会员小L打来的越洋长途,说有个德国小美女得了H1N1流感,人在西安,下了飞机就给关起来了,无依无靠,需要帮助。然后给了我她电话。

我一听名字,这不就是前段时间说要来大陆旅游的那个会德语、英语、中文等多门语言的23岁小美女吗?当时门萨国际说有这么一姑娘来中国旅行,我还给她发过邮件,告诉她哪些地方有会员,哪些地方没会员呢。不过因为我也挺忙,她没和我进一步联系,我就没顾得上多搭理。怎么这么一会儿功夫就沦落到西安那偏僻地儿去,还甲流了?这深更半夜的越洋长途,看来一向号称人脉众多的得瑟小L看来这次也是爱莫能助了。咋办呢?虽然我正在感冒头晕+轻度乳腺炎+照顾宝宝精疲力竭中,但也不能丢了咱们中国门萨的人啊。于是我拨打了电话。通了是通了,但一直反馈正在通话中。如是再三,我想了想,大概是限制了呼入。于是我给她发了个短信,说我是中国的门萨会员,应该可以为你提供一些帮助,你明天下午可以打电话给我。

末了我把电话切了静音准备睡觉,但是说时迟那时快,刚一切,屏幕亮了显示有呼入。接起来,是一个姑娘半生不熟的中文:你好。

好什么劲儿啊,才没两句,我就发现这位小姑娘的中文根本就是个半吊子,大概也就能表达下:我要吃饭,我要去北京饭店。

她还挺镇定的,告诉我她已经痊愈了,明天出院,需要有人帮她提包送上出租车,需要有人帮她和医院沟通翻译。我说那你等等,西安我们没有会员,我帮你找个高智商的男孩来处理。然后我打了小高的电话。

小高这个人我曾经在以前的一篇《几个高智商男生的故事》里面提过,就是里面的1号选手。这个人学的是法律,末了把司考过了,说:“太简单了没意思,明年打算花几个月冲击下注会。”本来此人混在上海,后来觉得无聊,考了个医师执业资格证回西安当医生去了,在那边城东南西北各买了套房子,日子过得挺惬意的。此人msn签名档有段时间一直挂着“修律十年,终成一代名医”,于是提到西安,需要一个能拎包英文又好的男生,我第一个想到的人就是他。

电话打过去,对方说:不巧,人在宝鸡。她在哪个医院?你把我电话给她,让她短信我吧。

我心想这样也行。于是就把电话为他们交换了下。小高说,你明天让她拿个牌子,上面写“西安外国语大学”,10块钱就可以到,纯外语环境,还有宾馆。我说行,明天我告诉她。

然后我又给了医院一个电话,说我是Lina的中国朋友,她明天是不是要出院?你们能不能帮她把东西给拎到车上?对方说可以向护士长反映下,应该没问题。我留了我电话,说你们有什么事打我手机,我帮她翻译。

这时候的我,还没觉得问题有多严重,就放心睡觉去了。

第二天早上七点多起来喂奶的时候,我顺便给了她一个短信,告诉她可以去西安外国语大学,这时候她也还挺正常的,说有个重庆朋友帮我定了一个宾馆,我只需要有人把我送到出租车上面去就行。我又打了个电话给医院,然后告诉她我已经向护士确认过了,如果你还有什么问题也可以打我手机,我也生病呢,挺巧。她说你也好好恢复,我希望她们让我出去。

之后我又放心地睡着了。

然后……事情开始急转直下……

九点半,一个陌生区号0912打入电话,张嘴就问:你是旅行社吗?我被扰了好梦,无名火起,很不客气地拖长声问:你—谁—啊?对方问:那你认识Lina吗?我才反应过来,说我是她朋友,发生什么事情了?对方说你在西安么?我说不在。他说那你是她的什么朋友?我迟疑了一下,说我们是一个协会的。对方不依不饶问是什么协会,我只好说门萨。对方好像终于放心了,说我女儿是Lina的同学,她现在在西安要出院需要帮助。我说我们刚刚才联系过,我都给她安排好了。他顿了顿,说“她情绪好像不太对,你要不和她再联系下?我现在人在外地,帮不上,你如果联系上她还不行的话我找找我们公司西安办事处的人。”

我还没当回事,一个电话就打了过去。

好家伙,足足哭了好一会,Lina才上气不接下气地告诉我,医院不让她出院,然后噼里啪啦说了一大堆,语速又快又急。我说让她把电话给医生。过了一会就传来一个比较老的女声,问:你是中国人吗?我说我是。对方也很郁闷,说我们要给她办完手续才让出院啊,她一下飞机就被送这里来了,连机票都是我们帮忙改签的。之后把电话交回Lina,我安慰了她几句,看样子好点了,才重新睡下。

还没睡着,西安传染病院的电话打来了,说病人把门踢破了逃跑了。

我有点晕菜地给Lina又打电话过去。好家伙,她又哭又叫,说医院是骗子,全是骗子,一直给她说“明天,明天”,不让她出院,又把门锁上,把她关起来。

我给医院打回去,医院看来也是一肚子火,说总得办完手续才能出院吧,没有证明证明她已经痊愈的话,她哪里都去不成,更别说登机了。

我打回电话给Lina,这边情绪激动得一塌糊涂,已经快得我听不懂了,拼命Pardon。然后和大宝贝轮番上阵安慰她安慰了半个小时,看样子是安抚住了,她答应回去好好办手续。

这时已经是上午十点,看样子没法睡了,我们就起来吃早点。还没开吃,医院又打来电话了,说病人手续办好了,但是跑回去赖在病房不走了。

我*&%#@

打电话过去,又是哭得一塌糊涂,说她怕忘东西,怕掉了什么东西在医院,这句话重复了二三十遍。问她怕忘什么,她哭叫说不知道。我一听完了,大概是有点心理问题了。只好重复说如果你忘了,我让医院邮寄给我,我帮你邮寄到德国。如是再三,这事情解决完了。她又说没人送她出去坐车,所以她不打算走。我彻底晕菜了。只好说你等着,我帮你找人。

这时候我打开电脑,准备在msn找人。不过老天不作美,亲爱的电脑三年来第一次崩溃,只能进安全模式,想用光盘引导开机吧,好家伙,光驱坏了!我看了看,貌似是硬盘出问题了……

上不了网,只好慢慢回想有些什么人在西安。想起以前重庆找我写专栏的编辑,他曾经调动到西安工作过一段时间。打过去了,他帮我问了问朋友,结果朋友在外出差。我又想啊想啊,想起以前猫扑的一个朋友曾经在西安读过书。这次终于搞定了,他找了他一个朋友,是大学老师,让Lina电话他。末了把电话发给我了。

我一看没有名字,问他:此人怎么称呼啊?他说:这是我一个校友兼多年网友,不知姓名,就叫他肉松就好。

我愣了愣,给Lina发了个消息,说他可以帮你,你可以叫他“Roll Soon”。挂上电话,想到对方接到电话哭笑不得的表情,忍不住笑得够呛。末了我和Lina半开玩笑地说:你可千万镇静些啊,要不我都不好意思告诉大家我们是在门萨认识的。

事情到此告一段落,当然,此女还发生无数后续问题,比如手机没钱了(她竟然用的是重庆号),比如虚弱得没法说话只好哭叫。。。。。

总之,本病人的一个宝贵的上午,就这么葬送在了她手里。。。。后果就是。。。。感冒严重严重严重了。。现在在屋子里天天戴着大口罩。。。

 

最新近况:此女已恢复健康,今晚安全抵京,不日返德。

  评论这张
 
阅读(16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